新密市  |  登封市  |  新郑市  |  荥阳市  |  中牟县  |  金水区  |  二七区  |  管城回族区  |  中原区  |  惠济区  |  上街区
站内搜索:
首页 > 领导人与地方志
萧克将军与史志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2015-12-31 13:07:57  浏览次数:
李金庆


儒将萧克
 
  萧克,1907年7月出生于湖南省嘉禾县一个书香门第,自幼苦读经典,嘉禾甲种简易师范学校毕业后考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宪兵教练所(后并入黄埔军校)。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了南昌起义、湘南起义,历任中国工农红军师长、军长,戎马一生。建国后任国防部副部长、农垦部副部长,解放军军政大学校长、军事学院院长,中共中央军委委员,政协全国委员会副主席,中顾委常委,中央委员。1955年授上将军衔和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授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萧克文武兼备,知识渊博,才华横溢,酷爱看书,钟情文史,是有名的儒将,被斯诺夫人称为“中国才华横溢的军人学者”。征战之余创作长篇小说《浴血罗霄》,获第三届茅盾文学奖荣誉奖,另有《萧克诗稿》等文学作品传世。1991年后任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会长,4000余万字的百卷巨著《中华文化通志》(共10典100志)编委会主任。
 


  萧克与史志事业也有很深的渊源,称“入境观志,这也是调查研究嘛。”中共湖南省委书记熊清泉1990年5月3日在全省地方志工作会议上回忆萧克看县志的情况:“有一次,我陪同萧克同志去宜章县,他一到县里就要看宜章县志,找了一本民国时期修的县志翻阅,那里面还记载了萧克率部参加湖南暴动的史实。”这部民国《宜章县志》,是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军团政治委员邓中夏之父邓典谟总纂的。邓典谟原在南京国民政府行政院任一等书记官,1933年邓中夏在南京雨花台就义,邓典谟告退还乡,任宜章县志局总纂,主持编修《宜章县志》。由于政治、历史等方面的原因,该志分纂人员拟稿时,将第一、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在宜章的活动加以歪曲、丑化,将共产党及朱德、毛泽东领导的工农红军均诬为“匪”。邓典谟审定志稿时,将贬义的诬称尽行删去,直呼“共产党”或“共党”,“朱毛大军”或“朱毛共军”。萧克翻阅这部志书时,见通篇无“共匪”字样,十分惊奇,当他得知这是邓典谟所为时,连连称赞:“难得!难得!”
 

  上世纪90年代,他还为新编贵州省《大方县志》作序并题写书名,亲自帮助家乡修改《嘉禾县志》并题写书名,在方志界留下一段佳话。
 
为家乡修改志稿
 
  1993年6月,湖南省嘉禾县委书记龚汝山、县长李光球及县志办的工作人员到北京晋见萧克将军,请他对《嘉禾县志》中的一些重大史实给予审查定稿。萧克开诚布公地谈了他对志稿的修改意见。萧克先对志稿作了肯定:“志稿的资料是翔实的,观点是正确的,文字也不错,我看写得可以。”并谈了他对志书的看法:“县志是信史,信史嘛,那就要实事求是。所载的资料,不应有半点虚假,虚假的东西,怎么称得上信史呢!”
 

  对志稿中的一些重大史实,萧克逐条作了审查批改。针对《概述》中“湘南起义时,在宜章一带打铁的嘉禾人,经萧克组织,成立工农革命军第一个兵工厂”的记述,萧克提出了自己看法和修改意见:“这个史实就不够准确,一是这个兵工厂是在湘南起义前成立的,而不是湘南起义时才成立的。把‘时’改成‘前’就准确了;二是这个兵工厂是由宜章黄沙区党支部书记彭晒,采用公开与秘密相结合的方式组织的。而不是经我萧克组织的,把我的名字换成彭晒就对了;三是成立工农革命军第一个兵工厂,‘第一个’三个字不准确,据我所知,当时在我们的革命队伍中,有的部队建有设备不同的兵工厂。……”
  《文化》卷中称他的小说《浴血罗霄》是“中国第一部将军小说”,他的观点是“志稿在用‘中国第一’‘首创’‘率先’之类的定语时,要十分慎重,要尊重事实,实事求是。切不可道听途说,更不要随意拔高。”
  对《党派群团》卷“1927年12月,参加南昌起义的萧克、黄益善先后回到嘉禾,联络萧克允、唐仁宅、毛中心等8名中共党员在南区小街田建立中共嘉禾县南区支部”的史实,他对当时南区支部的成员逐个作了审定,指出志稿所写八名共产党员中“有两名弄错了”,并凭记忆作了补充订正。后经嘉禾县志办反复查对,证明萧克的记忆是正确的。
 

  萧克要求志书尊重事实、实事求是,不要给个人涂脂抹粉。对“1928年,萧克带领一批工人农民参加湘南暴动,随后上了井冈山。”他修改为“萧克与南区支部的几个党员,专程去宜章参加湘南暴动,随后上了井冈山。”还特意指出:“去宜章参加湘南暴动,不光是由我带去的,而是我与南区支部几个党员一起去的。……记述这类史实时,要注意掌握分寸,不要把集体的功绩和作用,说成某个个人的功劳和作用。”
  关于入志人物的写法,萧克要求“记述革命烈士、革命前辈在解放前参与全国性的重大活动时,一定要与党的大事年表——《中国共产党的七十年》所载的时间、地点、背景、提法相一致,不要轻信那些野史,胡记乱写。”他还指出:“人物传记反映十分敏感,编写时更应实事求是,好就写好,不好就写不好。要写一个人的主流,要写大节。不要把人美化,把人写得完美无缺,样样都好。要知道,世界上是没有完人的。”
  萧将军为家乡修改志稿,不仅表现了他认真负责的态度,实事求是的作风,循循善诱的工作方法,更表明了他对志书及修志工作的立场、观点:所载资料不应有半点虚假;不可道听途说,不要随意拔高;要把握分寸,不能把集体功绩说成个人功劳;写人要写主流、大节,不要把人美化。
 
萧克论党史研究
 
  1981年8月18日,萧克在全国党史资料征集工作会议暨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60周年学术讨论会上,发表《关于党史研究中的几个问题》的讲话,以1.3万字的篇幅阐述了三个问题:
 
  一、《决议》是研究党史的典范
 
  《决议》写法上最大的特点,就是运用辩证唯物主义、一分为二的方法。……这次写《决议》的方法,很值得学习。既坚持一分为二的原则,又走群众路线;为今后研究党史做出好范例。
 
  二、几年来党史研究中的成就与问题
 
  1.党史资料的搜集、整理和使用,不够认真、严肃。
  第一,对流散在民间、个人甚至国外的材料,搜集得不够。搜集到了,整理研究也不及时。……第二,有了资料而没有充分利用。我们的档案室、保密室,材料很多,……但过去过于强调保密,利用不够,甚至互相封锁,这样就不能主动利用已有的材料作研究。……第三,有的同志预先定了观点,然后按图索骥去搜集材料,对自己有利的就重视,关系不大的,也牵强拉上,曲意修补。这种材料,是不全面的,甚至是歪曲的。有的掌握了材料,但研究中只用于自己有利的,否则即便是事实也不使用。
  2.个人崇拜的影响。
  3.唯上、唯权威、唯定论。
  唯上、唯权威、唯定论,“文化大革命”中发展到登峰造极的地步,现在也还有。他们认为上级、权威作过的决议、决定,……习惯上或舆论形成的定论,即便过时了,不适用了,也不应提出不同意见,更不能改正;甚至有的定论,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也不怀疑,也不研究。……对于定论,不管来自哪个方面,都要根据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的原理,凡不符合历史事实及现实生活的就要重新检查。
  还有些人,写作前不做充分的调查研究,或引用权威不准确的论断,后来发现错了,为照顾自己和权威的威信,也不改正,任其以讹传讹。
  总之,历史事实就是事实,绝对不能改变。任何权威也无此权,任何定论也不能定。这是唯物主义者的起码态度。当然,在事实面前会有不同的认识和争论,这是不可免的,也是正常的。只有民主讨论,才能搞清楚。毛泽东同志在《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中讲过,要用民主的方法教育自己和改造自己。我看这也适于党史研究。
  我说不要唯上、唯权威、唯定论,不是说可以不服从上级、不要权威,可以无组织无纪律,对党的决议、领导人妄加非议。而是说,上级说的,权威说的,已有定论的,只要是不符合客观实际的东西,就可以研究,也应该研究,经过研究证明是错误的,就要按正常组织程序加以改正,这样才算得上对党对人民负责,才算得上有党性。党性是党史研究工作者应有的品德,也就是共产党人、马克思主义者的“史德”。
  4.褒贬失当,随意上纲。……这是研究历史的同志应该注意的问题。写回忆录和写以历史为题材的文艺作品,都要深入去研究历史事实。
 
  三、对党史研究的态度
 
  千言万语,可以用一句话点明,就是实事求是,如实地反映事物的本来面目。历史工作者,在充分占有材料的前提下,要有秉笔直书的精神。
  周恩来同志在50年代末动员编写文史资料时说,只有忠于事实,才能忠于真理。他要求我们:注意“存真”“求实”。(他)在1944年《关于党的六大的研究》中就说过:“先说事实,事实是对的,就说对,不对的,就说不对,结论放在后面”。
  关于秉笔直书,是指事实拿准了,就要有如实反映事物本来面目的勇气。……秉笔直书是不是凡属事实都写?我觉得不能搞客观主义,有闻必录。有些不重要的事实,与政治经济及重要问题无关的事实,生活问题,就不必写了。
  中国文化悠久,很重视对历史和历史人物的评论,有不少杰出的史官和治史论史的人,有秉笔直书的好传统。这种传统,我认为可取其意而加以运用。也就是说第一,不为权势所屈而隐其恶;第二,不为权势所诱而为之吹捧;第三,不肯定一切,锦上添花;不否定一切,落井下石。
  要做到这几点,只能实事求是,忠于事实。清朝史学家章学诚提出史德,他解释说是指“著书者之心术”,认为“险恶矫诬的人,不足以言史。”他把“著书者的心术”称为史德,近似我们说的观点立场,虽然代表的阶级关系不同,也不妨沿用。
 

  历史是人类在社会活动(基本是生产活动)的发展过程中形成的。人有什么样的社会活动,就会产生什么样的历史,不为尧存,不为桀亡。研究历史,只是写出其本来面目而已。
  不为英雄人物锦上添花,我们革命先烈的英雄业绩,本来是伟大的,可歌可泣的,只要把他如实地写出来,就能教育人感染人,不需锦上添花,涂脂抹粉。
  历史工作者必须坚持唯物主义,要“求实”“存真”。只要能坚持唯物主义,历史也会给坚持者以历史地位。不然,就“污青史”了!我认为从有人类历史以来,历史事实是最大的权威。……列宁说:“英国俗话说得好,‘事实是顽强的东西’,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你总得重视这个事实。”
 
  ①指《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扩展阅读·
 
治史要秉笔直书
 
萧克
 
 
哲人史籍令人敬,秉笔直书尤足珍。
我喜虢姬存原貌,不加脂粉入宫门。

  应《湖南党史月刊》杂志之约,我写了这首旧作,作为寄语奉上。我觉得写史的首要一条是忠于史实,也就是“存真”。因为只有忠于史实,才能忠于真理。用过去史学家的话就是“秉笔直书”,历史上也曾有“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的故事。
  时代不同了,但在治史的态度上,我们仍应提倡秉笔直书的精神。不唯上,不唯书,不唯定论,要唯实,实事求是,这就是我们今天治史应有的态度。诚然,能实事求是地写出成绩固然不易,而实事求是地写出错误和挫折则更难能可贵。恩格斯曾说过:“伟大的阶级正如伟大的民族一样,无论从哪方面学习都不如从自己所犯的错误的后果中学习来得快。”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应该认真总结自己的教训,应该做到“存真”。
  其实,“存真”岂止写史,人们的相互交往与社会活动,都要真诚。今天的交往与社会活动,也就是未来的历史。
  虢国夫人的故事的确令人寻味
 


  ②杨贵妃杨玉环的三姐虢国夫人(诗中的虢姬),受到唐明皇的宠恩,她嫌脂粉会玷污自己的美貌,自恃美艳、不施脂粉,只淡淡地描了眉,就骑马进入宫门,觐见皇上。
| 网站地图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主办:郑州市人民政府 郑州市地方史志办公室
技术支持:海右天泰传媒用户访问量:访问统计:23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