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密市  |  登封市  |  新郑市  |  荥阳市  |  中牟县  |  金水区  |  二七区  |  管城回族区  |  中原区  |  惠济区  |  上街区
站内搜索:
首页 > 读志用志
借鉴得失,突出志书的实用性
信息来源:《广东史志》  发布时间:2015-11-13 12:44:00  浏览次数:
  编修地方志在我国有着悠久的历史,而且长期以来受到历朝历代统治者的青睐和重视,最根本的原因在于它的实用性。有一部详尽记载自己所辖领地风土人情的志书,为自己管理国家做出决策提供第一手信息和资料,是任何朝代的当权者都不会忽略的。及至当代,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确立,更使志书有了广阔的用武之地。有鉴于此,早在1997年8月召开的一次全国地方志颁奖大会上,就有中央领导人非常明确地指出:“修志的目的在于用。没有使用价值,就难以流传和保存。”志书是地方文化的重要载体。它以资料见长,承载着其它书刊所不能比拟的信息量。这些信息只有转化为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才能显示它应有的价值。否则,志书一经出版就入资料室、档案库,就只能“存史”,而“资治、教化”的功能便体现不出来。
  为了使志书的编写更有效地服务当代,本文结合在实际工作中的经验和突出志书的实用性方面,浅淡一下体会。
 
  一、志书实用性的具体体现
 
  古往今来,编写地方志之所以能够受到广泛而持久的重视,一个最重要的原因便在于它的实用性。明清以来,诸多名家的立论中均提到方志有“资治、存史、教化”的功能。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制定的《新编地方志工作暂行规定》总则第一条中就明确提出:“新方志应当系统地记载地方自然和社会的历史与现状,为本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提供有科学依据的基本状况,以利于地方领导机关从实际出发,进行有效的决策。”这显然是把“资治”作为地方志工作的第一位功能提出来的。
  关于从地方志书中获得信息资料,从而洞悉该地风土人情、历史变迁、天文地理等方面的例子古今中外有许多;充分利用这些资料准确决策,获得各项成果的例子也有很多。华东师范大学地理系教师从各种历史文献中,搜集到上海地区地震史料800多条,其中94%是从地方志中搜集的。对这些资料进行分析,不仅掌握了上海地区历史上地震的一些基本情况,而且对上海地区地震的活动规律也有所掌握。日本人从上世纪40年代起,根据我国的《八闽通志》《霞浦县志》和福建省其他地方所记载的渔业资料,撰写了论文,供作渔业生产的参考。河南省浚县,地处太行山区东麓,太行山余脉在这里形成纵横南北45里长的“火龙岗”。岗东侧的白汜泊,解放前是一眼望不到边的沼泽地,芦苇丛生,近20万亩土地十年九淹。解放后,县领导从旧县志上查到,明代嘉靖年间的知县陆光祖,曾主持修长丰泊渠几十里,使白汜泊的积水循渠渲泄而下,渠两岸土地得以耕种。清末以后,战乱频仍,渠道失修,久之便荒废了。后又经过近百年的岁月变迁,当年的渠道早已被湮没于一片沼泽中而看不出一点痕迹,从而使当地的灾情逐年严重。中共浚县县委从这里汲取了历史经验教训,从研读史料中获得重要信息和启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组织人力,重挖长丰泊渠,彻底消除了浚县的水患。
 
  二、古今志书之“失”
 
  自古至今,提到修志,人们总喜欢冠之有“资治、存史、教化”的功能。但综观许多清朝时期所修的县志,发现在天文、地理、风土人情、驻军等诸多方面甚为详细,许多地方甚至详细到琐碎的地步。如“驻军篇”,能细到某个哨所有几个人,某个关卡有几条小船等。以现在的视角去看那些志书,给人的感觉便是“有存史之效,但无资治、教化之实”。试想,当政者能从那些琐碎的记述中得到什么历史的借鉴呢?更有甚者,许多志书中还收录了大量如今看来纯属糟粕的内容。如某县志收录的“烈女卷”,所选人物无一有全名,皆为“×氏”代之,而且甚为简略。其主题只有一个,那就是其夫早逝,几十年守寡不嫁。如其中一则:“刘氏,邹某妻,年20余,夫与翁姑俱亡,只遗弟宏尚幼,刘氏守志抚之,年83卒。”就这么寥寥几语,就把一个以牺牲自己一生幸福为代价的妇女,不留名地记于志书中。一个鲜活的生命,苦熬苦盼一辈子的东西,仅仅是换取一块冰冷僵硬的贞节牌和后人根本不知是谁的无名氏。
  时下编纂的一些志书,在许多方面也在犯着与古人一样的错误:琐碎而无用。不少市县所编的志书,记述形式单一,整章整节地以罗列、堆砌数字为主体。既单调又无价值。如某县志的农业篇,记录花生在该县的种植情况时,从头至尾都是数字,××年种植多少亩、亩产多少斤、总产多少吨。几十年的种植历史,都是用这一种格式交待。至于花生品种、施肥情况、品种改良等均无记录。这样的入志内容,其价值又有多大呢?
 
  三、在志书的实用性上下功夫
 
  在编写《惠阳县志》的过程中,通过翻阅旧志及借鉴和吸取其他市县所修志书的长短优略,在选材上,我们力争突出资料的实用性,力争以“运用存史的特殊方式,发挥资治的社会功能,达到教化的目的。”而其中又以资治为中心。
  (一)数字与文字记述互为映衬。为避免志书中普遍存在的简单罗列数字现象,我们在编纂中自始至终做到既有数字印证,又有相应的文字记述,让人看了能对记述的领域有一个清晰的认识。如“政党篇”记述中共惠阳县党组织建立和发展的情况,我们既有组织机构、发展状况、领导人更迭、党员人数的记述,同时也把党在具体事物中的领导作用,通过具体事件记录了下来。
  (二)突出名人效应。惠阳县是革命老区,在这方水土中曾诞生了廖仲恺、叶挺等名人先贤。他们的故居已成为一种文化现象而保留了下来。如何让外界更全面更感兴趣地了解惠阳,名人效应也是很重要的一种方式。为了突出惠阳县历史上曾出现过的著名人物,我们在志中把围绕名人的一系列事项专门列章记述。如:故居、纪念馆、纪念碑以及名人名字命名的学校、街道等。以这种方式让名人入志,一是突出了名人的历史地位;二是也可借助名人的影响扩大惠阳的知名度。
  (三)设专章记述外商在惠阳投资创业的情况。惠阳建县历史有1000多年,在千百年的岁月流转中,从这块土地上走出的华人华侨遍布世界各地,港、澳、台地区也有为数众多的惠阳籍同胞。这些离别故土的惠阳籍人士,身在他乡仍非常关注家乡的变化,希望有朝一日能回家乡发展。《惠阳县志》的编写便是让置身海外的侨胞和港澳台的同胞多了一个了解家乡面貌的窗口。在县志中,我们特意编选了两方面的内容:一是惠阳县在各时期颁布的针对外商、港、澳、台商来惠阳投资办厂的各项优惠政策;二是历年来外商及港、澳、台同胞在惠阳投资办厂的情况。这里面,没有评述,没有褒贬,只有在优惠政策的引导下,不断发展壯大的外资企业以及客观记录的事实。让没到过惠阳的人,通过志书就可了解到惠阳现如今的政策及宽松的投资环境。
  服务当代是方志事业长盛不衰的源泉。地方志工作者掌握着一个地区贯通古今和横列百科的资料信息,占有着大量地情研究成果,为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服务有着不可替代的潜在优势。要把潜在的优势转化成生存发展的优势,唯一的途径就是要创造性地做好服务当代这篇大文章,使所编纂的志书,能实实在在地在一方水土的各行各业中发挥指导性、预见性的作用,否则,地方志事业便会因缺乏生命力而枯萎、衰竭。
 
| 网站地图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主办:郑州市人民政府 郑州市地方史志办公室
技术支持:海右天泰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