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密市  |  登封市  |  新郑市  |  荥阳市  |  中牟县  |  金水区  |  二七区  |  管城回族区  |  中原区  |  惠济区  |  上街区
站内搜索:
首页 > 地情活页
郑州中华交通文明的发祥地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2013-03-28 09:26:29  浏览次数:

  郑州地处中原腹地,具有贯通东西、连接南北的战略作用,是中华交通文明的发祥地。据史料记载,5000年前郑州地区就有车行道路和早期的交通运输,近代铁路的开通又促使郑州完成了城市命运的转折。斗转星移,时空变换。如今的郑州依然是一个沟通、促进全国各经济区交流、联合的中枢之地,是全国7个公路主枢纽城市之一、高速公路最密集的地区之一,拥有铁路一类口岸和航空一类口岸各1个、铁路二类口岸和公路二类口岸各1个,是我国公路、铁路、航运、电信兼具的综合性交通枢纽。

  黄帝时期的郑州——开通道路发明车马舟楫

  《史记·五帝本纪》载,黄帝征战“披山通道,未尝宁居”,“邑于涿鹿之阿”,“后迁有熊”。《易·系辞》载,黄帝“刳木为舟,剡木为楫,舟楫之利以济不通,致远以利天下”,“服牛乘马,引重致远,以利天下”。这些记载说明黄帝征战时开辟了今郑州至河北北部的陆路道路,已经使用牛马载人运物;开通了中国水路,发明制造了舟、筏子等渡河载物。

  
  夏商周时期的郑州——道路四通八达交通初现
  
  夏、商、西周三代均在郑州地区建立过都城或设立封国。夏定都阳城(今登封市告成镇),是迄今为止考古发现的最古老的城址之一;商汤定都于亳,即今郑州市商城遗址;西周武王封弟姬鲜于管,史称管国,即今郑州市管城区一带。春秋战国时,郑国和韩国以郑州新郑为都城长达500多年。这些说明,奴隶社会时期郑州地区长期是王权的中心,或者是王权辐射的京畿区域。在郑州商城遗址考古挖掘中,出土了大量鲸鱼甲、海贝、玉石、绿松石、象牙、铜和锡等,因郑州地区不产这些原料,说明其应来自郑州以外的区域,或是进贡,或是交换所得。由此可见,郑州在当时是政治、经济中心和商品集散地,不仅有大规模的货物和发达的交通运输,商代后期还出现了专供传达军事文牍的官办驿传。据史料记载,商代亳都有若干条通向四周的交通干道,如通往徐淮地区的大致方向与今陇海铁路(郑州经徐州至上海)相同的路、沿渭水直至周邑丰镐(西安)的路。《尚书·酒诰》中记载,商人“肇牵车牛远服贾”,出土于郑州地区形制各异的车辆部件及装饰物表明,3600年前的商人对车轮的应用已经到了驾轻就熟的地步。秦时东通山东驰道经郑州地区。


郑韩故城车马坑

  隋唐宋时期的郑州——运河舟楫繁忙驿路发达

  京杭大运河(其组成部分通济渠流经郑州)的贯通为历史上郑州地区的发展带来了空前机遇。通济渠开凿于605年,西段自洛阳由洛水入黄河、东段自板渚(今荥阳北)引黄河水东行汴水故道由开封折向东南,管城(今郑州市区)位于通济渠东西段之交,恰为中转之站,遂成为民间物资交流的中心地。据《郑县志》记载,唐武德四年(621年)大规模修筑管城城垣,标志着这座古城的复兴。唐贞观七年(633年)郑州治所从武牢移到管城,至唐开元后作为郑州地区的政治中心管城达到经济鼎盛时期。此时管城已发展成为中原地区繁荣的水陆码头,是唐都长安通往东南、山东等地的必经之路,著名的管城驿是洛阳与汴州间的唯一大驿站,被唐代列为全国六雄(陕州、怀州、郑州、汴州、魏州、绛州)之一,直到明清郑州仍是晋豫交通的重要通道。北宋时期,郑州处于都城开封和西京洛阳之间,漕运发达,是仅次于前两处水路的交通枢纽,20世纪50年代初期,郑州一带的河流还可见舟楫如梭之景。


通济渠荥阳故城段
 

  清末民初时的郑州——铁路黄金十字架形成

  “郑州是一座由火车拉来的城市”,这话一点不假。100多年前滚滚的车轮载着郑县步入现代社会。1889年时任两广总督的张之洞,力主修筑的中国第一条沟通南北的卢汉铁路(后改称京汉铁路)道岔,历史性的扳向了郑州,最终将我国首座穿越黄河天堑的铁路大桥桥址,选定在郑州境内的邙山脚下,从此彻底改变了郑州这座城市的命运,使郑州由一个农业城镇变成了一个商贸城市,这正是人们说郑州是火车拉来的城市道理所在。1906年4月1日,全长1214.5公里的京汉铁路全线通车;1908年底横贯华夏的陇海铁路前身——汴洛铁路通车,两大铁路干线在郑州交会,构筑起了中国铁路史上第一个黄金十字架,让一个当时仅有两万人的郑县一跃成为我国第一大铁路枢纽。同时,京汉铁路和汴洛铁路的全线贯通,打破了中国原来仅依赖于水道与驿道的传统交通网络格局,也改变了郑州在近代中国经济布局中的地位。从此郑州南可至武汉,北可进北京,铁路带来的迅速繁华对郑州这座现代城市的诞生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通过铁路把沿线各地的农产品迅速地散往全国,有力地推动了郑州商业贸易的发展。郑县火车站建成后不久,清廷就开放郑州为商埠。原先车站周围是一片杂草丛生、人迹罕至的地方,火车通车后,迅速成为了郑州最红火的地段,依托铁路大同路、德化街、一马路、二马路、苑陵街等著名的商业街相继诞生。1927年冯玉祥主政河南时,带领军民拆除老城墙砖700余万块,铺修了火车站附近的大同路、德化街路面,安装了路灯,这是郑州最早有路灯的街道。

  
  建国初期的郑州——区位优势真正凸显

  新中国建立后,历史偏爱郑州的地缘,铁路给予了它又一次良机。1952年10月31日清晨,毛泽东主席乘坐的专列驶入郑州车站,在时任铁道部部长滕代远的陪同下毛主席登上了车站天桥,向下俯视全貌。此时的郑州火车站只有十余间排房,货运室、售票室、候车室均拥挤在这些排房内。“六间房子俩大棚,没水没电还得等”,这句流传于老百姓中的顺口溜就是当时郑州火车站的真实写照。看到眼前的情景,毛主席当即指示:
  “应该把郑州车站建成远东最大、最完善的客运大站。”此后,郑州站先后成立了郑州东站和郑州北站,使郑州成为中国的铁路“心脏”,拥有3个铁路特等站。郑州北站是亚洲最大的列车编组站,郑州车站是全国最大的客运站之一;郑州东站是全国最大的零担货物中转站,是中西部唯一的一类铁路口岸,货运在郑州可联检封关,直达国外,并开通了郑州—香港直达集装箱专列。

  
  毫无疑问,1954年省会迁郑,优势依然是它的地理位置。京广铁路北起北京,南止广州,纵贯北京、河北、河南、湖北、湖南、广东六省市,全长2324公里,是中国线路最长、运输最为繁忙的铁路,由京汉铁路和粤汉铁路组成,1957年武汉长江大桥建成后,京汉、粤汉两条铁路接轨,并改名为京广铁路。陇海铁路东起连云港,西到兰州,横贯江苏、安徽、河南、陕西、甘肃五省,全长1759公里,1913年以汴洛铁路为基础向东西方向展筑,1953年全线修成通车,是我国东西铁路运输大动脉,也是从太平洋边的中国连云港至大西洋边的荷兰鹿特丹新亚欧大陆桥的重要组成部分。贯通中国东西、南北的两大铁路动脉交会于郑州,并以此为轴心,向西经中亚可直达欧洲,向南则与湖广岭南大地相连,东至大海,北通京城,郑州的交通枢纽地位毋庸置疑。

  新时期的郑州——公路主枢纽高铁双十字

  改革开放后,郑州市公路建设得到快速发展,先后建成通车郑州至开封、洛阳、许昌等多条省际高速公路和绕城高速路、市区西环、北环、南环等快速路,新修和改造市内道路上百条。市域公路通车总里程从1979年的1591公里,增加到2011年底的12034公里,市域高速公路450公里,建成市内立交桥45座,郑州到周边各个城市都有高速公路可以直达,省内各个地方3小时之内都能到达,全市2225个行政村实现了村村通。道路的畅通带来了道路运输业的迅猛发展,现在郑州市拥有运营客车1万辆以上,运营线路800条,线路总里程25万公里,运营线路覆盖全省,通达全国28个省市、自治区的500多个市县镇。目前,郑州市已经实现以国、省干线为依托的连接南北、贯通省际、四通八达的公路网络,是全国高速公路最密集、最发达的城市之一;境内18条公路干线,辐射周围各省市,107、310国道在郑州交会形成全国公路主枢纽之一,拥有全国运量最大、线路最长的长途汽车站(郑州汽车站)和实施公路、海洋联合外运的公路港。
  随着京广客运专线的开通和徐兰客运专线的开工建设,郑州再次位于国家高速铁路的大“十字架”中心,与之前的陇海铁路与京广铁路的交叉一起形成“双十字”,其铁路枢纽地位更加凸显。2012年9月,郑州市综合交通枢纽的重要组成部分——新郑州铁路客运站(郑州东站)投入使用,使之成为京广铁路客运专线与徐兰铁路客运专线在郑州“十”字交会枢纽站,这也宣布了郑州将是我国唯一一个多条铁路客运专线汇集的城市。

郑少高速

| 网站地图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主办:郑州市人民政府 郑州市地方史志办公室
技术支持:海右天泰传媒用户访问量:访问统计:21684